Diabolosis

这里空无黯,目前在BS.MM.拳皇。吃AJ,吹爆崔双子,Ash!!

〔湮风〕辫子的秘密

#湮风向
#梗来自秒♂射的大淫哥 @曦若逐风。
#先糖后刀
#小学五年级文笔

——————————————————
  Aiolos站在坐在高塔上,抬起头静静感受脸颊边吹过的风。
  不知从什么时候时候起,他就特别喜欢来这个位置偏僻的高塔,抛开一切烦恼,独享一个人的安静。
  白云慵懒的飘过,遮住夏季独有的刺眼阳光,沉默的俯视着俯视大地。阴影慢慢爬上了Aiolos的脸颊,他微微眯起眼,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想起了以前的事。
  那是还是他刚刚成为Swift的时候——
  “Sweet!Sweet!听说你转职成功了?”远远的就传来哥哥Warlock大嗓门的呼唤,Swift顿时就觉得原本安静的空气突然因他而变得躁动起来,那声sweet也稍稍让他有些不悦。
  “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叫Swift,不是Sweet,哥哥你怎么就是记不住。”
  Swift认真的纠正他,微微皱眉看了眼来人,他那标志 性的独特朝天发型看起来还是那么有笑点,挂在腰间的独特中二挂饰也表明了来人魔皇的身份。他最终还是忍不住,朝哥哥露出一个笑容。
  “知道了,Sweet。”Warlock无视弟弟不满的样子,该怎么叫还是怎么叫,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一屁股坐在他身边,指指他的头发,不等弟弟反驳自己就先开口:
  “为了奖励你,我打算给你理理这头杂草。”
  ‘奖励’两个字成功的挑起了Swift的好奇心,他的眸子带着些许兴奋看向自己瘫在沙发上的老哥。可他听到后半句就明白自己的期待是多余的,毕竟眼前的是自己的亲哥哥,自己再了解不过,等他给自己突然拿出什么包装精美的礼物简直就是妄想。
  可这并不是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坐在镜子前被人抓着头发的理由,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开口反抗。
  “哥哥,你要做什么啊???”
  Swift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看着镜子里老哥的用带电梳子梳起来的发型就明白接下来肯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闭眼。”
  Warlock的命令让Swift更加有些不安,在疑惑的看了一眼哥哥后,还是遵从他的命令闭上了眼,毕竟他的暴脾气可不好惹。
  反正之后要是什么奇怪的发型再自己弄回来就好了吧?
  等待总是伴随着焦灼,这么想着的Swift沉浸在黑暗里,夏季独有的聒噪蝉鸣伴随着皮筋和头发的摩擦声传入耳中,温热的空气诱人昏昏欲睡。稍微有些不耐烦的晃动双腿,Swift甚至觉得自己再这么坐下去会融化。
时间过得很慢,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只有发根传来的轻微触动才提醒Swift时间的流逝。
  “哒哒哒……”不和谐的声音蓦地打破了这份宁静,好像是有什么珠子一样的东西落到了地上,随即Swift就感觉到自己头发被人松开和哥哥的小声咒骂。
  估计是去捡掉在地上的东西了吧……他这么笨手笨脚,到底在搞什么啊……不会在我头上种了许多花吧……
  Swift吞了吞口水,尽量不让自己想那些有的没的。不过好奇心还是战胜了他,他悄悄的把左眼眯成一条缝,偷偷去看镜子里的自己。
  “别睁眼。”可惜哥哥似乎知道他的想法,还没等他看清什么,夹杂着些许不悦的命令又一次传到他耳中,Swift只得不甘心的咬了咬嘴唇,乖乖将眸子阖起。思绪流动纷杂喧闹,Swift不禁在脑中设想起了自己的发型,他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里准备,去接受甚至有可能是爆炸头的发型。
  “疼疼疼……”
  后脑传来的一阵疼痛打断了Swift的思绪,他只觉得自己后面的头发被人揪起,刺激着自己的痛觉神经,另一边梳子似乎是梳到了哪里打结的地方,几根被扯的头发牵动着Swift的头皮,他咬了咬牙,手也跟着使劲握了握椅子上的扶手。
  “抱歉,抱歉。”
  Warlock看着弟弟疼的呲牙咧嘴,知道自己的动作有些粗暴,连忙放松了手上的力道,虽说之前在发型书上看过这个发型,可实际操作起来好像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弟弟柔顺的发丝在他手中就是不太听话,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怎么这么麻烦啊……小东西头发还真长……”
  嘴上这么抱怨着的Warlock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他捉住自家弟弟后面的长发,手指在弟弟柔顺的发丝中穿梭,捻起一缕缕发丝,细细的去理清那些多余的头发,将它们交织,相缠,最后再用皮筋和发珠固定好。
  一条条长长的大麻花就这么从Warlock手中诞生了。
  Warlock看着弟弟满头的麻花,眉宇间稍稍柔和了一些,嘴角微微翘起。他从来没这么满意过弟弟的发型,甚至有些期待弟弟看到这发型的表情。
  “好了,Sweet,睁开眼吧,看看你的新发型。”
  Swift深吸了一口气,迫不及待的睁开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原本散乱的长发被梳成两条大麻花,老老实实的垂在身后,身前的碎发也变成两条小麻花,安分的垂在身周,先前的散乱一扫而光。
  看起来还不错,没想象中的那么糟。
  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之后把它们都剪了呢?
  是嫌弃它们太麻烦还是仅仅因为自己成为了Aiolos……
  大块的云朵完全遮掩了太阳,最后一丝阳光也消失殆尽,阴影完全笼罩了Aiolos的脸颊,他微微低头,鸦睫下投出一片阴影。
  不是,都不是,他剪掉辫子的原因都不是因为这些……
  只是因为能帮自己编辫子的人不在了。

  Aiolos依旧记得那天,哥哥看自己一脸陌生的样子,茫然的黑色瞳孔中不再有往日的活力,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冷漠和陌生,平时常常对自己弯起的嘴角现在也抿成一条直线,毫不留情的对自己说出那残酷的话语:
  “你是谁啊?”
  空气突然静止,聒噪的蝉鸣被无限的放大,Aiolos似乎听不到他的话,那一刻他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咽喉,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的至亲会不记得自己。
  “我是Aiolos,我是你的弟弟啊……你不记得了?你是Warlock。”Aiolos的声音有些哽咽,他真希望对方只是在开玩笑,下一秒就能笑着对自己说那是恶作剧。
  “我是Oblivion,我不记得我有什么亲人,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最好不要来打扰我。”
有什么东西碎了,那是Aiolos一直珍视、自以为会永远在自己身边的亲情。
  Aiolos的手不受控制的抓住眼前之人的衣袖,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哀求,企图阻止他离开的脚步,换来的却是对方低吟的咒语和空气中渐渐出现的元素球。
  那是以前Warlock对敌人才会发出的东西,现在却对着自己。
  从那一刻他就知道,眼前的人不再是自己的哥哥Warlock了,而是一个陌生人Oblivion。
  Aiolos松开抓住Oblivion的手,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久久说不出话来。
  一切都好似一场噩梦,或许他一开始有哥哥也只是一场美梦而已。
  “哥哥,我梦到你不见了。”
  Aiolos突然想起小时候和哥哥的这么一段对话。
  “你瞎想什么呢?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两个孩子幼年的约定现在看起来是那么讽刺,剩下的只有那依旧聒噪的蝉鸣,似乎是在嘲笑他们。
  从那以后过了多久了?Aiolos已经不记得了。
  近乎灼伤人皮肤的阳光的温度透过云层照在Aiolos脸上,阳光强烈得让人睁不开眼,他站起身,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往事。
  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Aiolos!听说你以前是有可爱的麻花辫的,现在怎么剪了?”同行的魔道这么问Aiolos。
  “那是秘密。”

评论(5)

热度(32)